分享
2018年10月12日14:25

分享

2018年6月的一天,美国纽约第五大道东侧的一座教堂里,一场简单而又不失隆重的婚礼在这里举行。

伴随着管风琴演奏的《婚礼进行曲》,踏着长长的红地毯,身着白色婚纱的中国新娘江采薇缓缓走向美国新郎赫兰德(Helander)……这一切,仿若美好的电影情节。

然而,人们惊讶地发现,新娘手中的捧花既不是象征爱情的红玫瑰,也不是寓意长久的百合,而是一种点缀着零星白花的绿色植物。

“啊,怎么是断肠草?!”有中国亲友叫出声来。

江采薇面带微笑,似乎并没有感受到人们的惊讶。当她与赫兰德牵住手时,两人一起把绿色植物高高举起,热烈地向大家挥手。

“是的,这就是断肠草,准确地说叫雷公藤,是一种巨毒植物。可就是它,成就了我们的生死之恋……”握住话筒,江采薇不觉已泪流满面。

粉丝如云,年轻美厨娘惊艳唐人街

故事还要从2015年说起。

这一年是江采薇大学毕业后留在美国的第二年,26岁的她辞去了令人羡慕的白领工作,在唐人街盘下了一间餐厅,自己做起了主厨兼老板娘。

唐人街位于纽约曼哈顿南端下城,是一个华人汇集的“中国城”。初到纽约时,江采薇就极爱逛唐人街——这里不但可以看到许多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可以用普通话交流,还可以买到中文报刊,吃到美味中餐,这让身在异国他乡的江采薇感觉格外亲切。

酷爱美食又喜欢烹饪的江采薇来自云南农村,在厌倦了忙碌而枯燥的白领生活后,决定在唐人街开一家云南菜馆。

饭店开业后,江采薇不仅自己担任主厨,还成了一块活招牌——每天开业前,人们总能看到一个穿着傣族服装,露着纤细腰肢的美女在门口散发折扣传单,招徕客人。

美女的笑容总是让人难以拒绝,如果再加上美味的食物,那么就更叫人流连忘返了。很快,江采薇和她的饭店在熙熙攘攘的唐人街闯出了一番名气,华人甚至纽约当地人都纷纷慕名而来,要一睹这位“唐人街美厨娘”的风采。

姿容出众,手艺精湛,待人谦和……饭店在江采薇的打理下,生意蒸蒸日上。江采薇不仅在纽约站住了脚跟,甚至还成了一个小小的“富婆”。仿佛一朵已经盛放的玫瑰,散发着浓郁的女人香。

这样的一个女人,自然不乏追求者。其中有三个是最为热烈。一位是在华尔街供职的华人精英陈浩宇,一位是唐人街开诊所的年轻医生文博,还有一位是一个叫赫兰德的美国男孩。

陈浩宇第一次到饭店吃饭,就对这位年轻美貌的老板娘一见钟情。收入颇丰的他并没有试图用房产、豪车或者奢侈品来征服江采薇,而是在每天早上10点,托人送来一束带着露珠的玫瑰花,花束中附着一张手写的卡片,一句句甜蜜的情话,让江采薇颇为心动。

文博的诊所离江采薇的饭店只有几百米。近水楼台,他除了经常光顾江采薇的饭店之外,还不时送上一些滋补的中药材。最打动江采薇的是每当她有什么头疼脑热的时候,文博总是鞍前马后地照顾她,看诊、抓药、煎药“一条龙”服务。而当江采薇提出要给他诊金的时候,他总是深情款款地说:“我只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

和这两位相比,赫兰德更像是一个大男孩。这个迷恋中国文化的男孩自迷上了江采薇的云南菜后,总是缠着江采薇给他讲中国的各种故事,也热衷于邀请江采薇外出游玩。不过,江采薇尽管明显感受到赫兰德的“攻势”,但依旧保持着的距离。毕竟东西文化的差异,加上赫兰德比自己还小一岁,所以,江采薇的目光,更多地留在了陈浩宇和文博身上。

风暴来临,留下一个热爱中国文化的他

2017年5月23日,江采薇迎来了自己28岁的生日。这一天,三位男士都选择了向她郑重告白。

江采薇也觉得是到了做出选择的时候,她对陈浩宇和文博说:“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个月之后,我会给你们答案。”而对赫兰德,她选择了拒绝。

然而,风暴却在不经意间来临。

生日后的一天早上,江采薇起床时发现自己的手指出现了晨僵——双手无法握拳,也难以发力,就连拧毛巾都十分困难。过了好一会儿,症状才得到缓解。

可能是自己长期操劳过于疲惫才出现的情况——江采薇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洗菜做菜,开始了自己一天的操劳。

但江采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状况不但反复出现,甚至越来越严重了——渐渐地,她手指红肿、疼痛,再也无法拿起菜刀,更不用说烹饪了。

江采薇向文博求助。文博给她开了中药,配了药膏,但病情依旧反反复复。“对不起,采薇,是我学艺不精,没有能力照顾好你。”文博握着她的手:“但你不要放弃,去大医院看看。”

 “现代医学这么发达,我不相信治不好。”在陪江采薇去医院之前,陈浩宇信誓旦旦。他们几乎踏遍了纽约最好的医院,医生的结论都是一样的——江采薇患上的是类风湿性关节炎,有可能导致全身关节红肿变形,严重的甚至可能瘫痪。这种病的治疗很难,位列国际五大顽症之一,被称为“不死的癌症”。

听到这样的结论,陈浩宇退却了。没几天,雷打不动的玫瑰花失约了。

江采薇的病情日益加重,手指关节开始扭曲,脚部的关节也开始疼痛、红肿,走路都越来越困难,疼痛让她夜夜辗转难眠。饭店的生意她再也无法兼顾,只能暂时停业。

无数个夜晚,她都反反复复地问自己:难道我的人生就这样了吗?她无法想象:在不久将来,自己彻底瘫痪在床,将面对怎样的生活? 

江采薇想到了死亡。在一个凌晨,她吞下了一大瓶安眠药。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躺在了医院的床上,眼前是赫兰德焦急的脸庞。

“薇薇你可吓死我了!”赫兰德用生硬的中文夸张地喊道:“还好我来得及时。” 

“薇薇,中医药博大精深,有几千年的历史,既然美国的医生治不好你,我们就到中国去,我相信在你的故土,那个伟大的东方国度,一定会有奇迹产生。”赫兰德擦去她的眼泪坚定地说。

江采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毕竟,在医学发达的美国医生们都对她的病束手无策,何况,唐人街的中医她也尝试了不少,各种偏方不仅没有减轻她的痛苦,反而让她遭了不少罪。

见她兴致不高,赫兰德拍拍胸脯,大声保证:“薇薇,你放心,一切交给我。”

“如果还是治不好呢?”

“那我就照顾你一辈子!”

看着这个一脸诚恳的大男孩,江采薇受到鼓舞,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生死之恋,“断肠草”里拍最美婚纱照

2018年2月的一天,赫兰德兴高采烈地来到江采薇面前,手中拿着他的平板电脑:“薇薇,找到了!我找到了!”

赫兰德打开的,正是CCTV《健康之路》栏目播出的电视专题片《以毒攻毒怯风湿》。该片讲述中国著名风湿病专家、洪湖市中医医院院长周祖山利用中医药特色疗法成功治疗类风湿的故事。

江采薇的希望开始被点燃,她不禁问:“这对我真的可以吗?”

赫兰德激动地说:“怎么不可以?你这么年轻,怎么不可以?”

赫兰德胸有成竹地继续点击着平板电脑,一页一页地给江采薇讲他的“发现”。原来,中文并不是很好的赫兰德登上中国的网站,几乎搜索和咨询了中医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所有的医院,并最终把目光停在了周祖山身上。

听完赫兰德的讲述,江采薇终于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回国!”

“不,是我们。”赫兰德笑着掏出了两张机票。

2018年2月中旬,赫兰德扶着江采薇来到了洪湖市中医医院。在这里,他们终于见到了慕名已久的周祖山院长。

和想象中的一样,周祖山面容和善,言语温和,仿若邻家长辈。在对江采薇进行了详细地检查诊断之后,治疗开始了——周院长用镊子夹着黄豆粒大小的褐色药块,点火之后,迅速放在她的疼痛部位轻轻地点击烧灸,然后用拔毒膏贴上……

非常奇妙的是,随着周院长移动的妙手,江采薇感觉到这么久以来一直折磨着她的疼痛正在一点点减轻。

“这不是幻觉吧?”她问。

周院长笑了笑说,不是的,大部分患者在第一次治疗的时候都会有明显的症状减轻的感觉,“不过,类风湿性关节炎是顽症,需要进行系统的综合治疗。”

周院长随后主要为她实施了以黄藤(雷公藤)为主的系列纯中药制剂疗法。当江采薇开始服用黄藤酒时,赫兰德兴奋地说:“我知道,我知道,这就是你们中国金庸小说里说的‘断肠草’,好神奇啊,你们的中医!”

江采薇点了点头,将药酒一饮而尽……

在周祖山院长的精心治疗下,三个月后,奇迹果然出现了——江采薇的症状消失,行动完全自如。当她走出洪湖市中医医院时,整个人仿佛重获新生。

回到唐人街,江采薇的饭店再度开业,过去常来的老饕们发现,这位老板娘经历了一番生死劫后,变得更加艳丽动人、神采奕奕了。

陈宇浩和文博也相继赶来:“采薇,还能给我一个机会照顾你吗?”

看着这两个在危难时刻退却的男人,江采薇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怨恨:“可以给你们参加我和赫兰德婚礼的机会。”

原来,就在病愈回美国前,江采薇不但答应了赫兰德的求婚,两人还拍好了婚纱照。

婚纱照创意是赫兰德提出的。“既然中国治好了你的病,我们为什么不在中国拍婚纱照呢?我们为什么不去医院的雷公藤基地,那里不是更有纪念意义?”

2018年5月,湖南岳阳一个山村,漫山遍野的雷公藤郁郁葱葱,碧绿如玉,蓝天白云下,一切仿若天堂般静美。江采薇与赫兰德手牵着手,许下永远的心愿:“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也就在那里,江采薇和赫兰德一致决定:待正式婚礼时,就用雷公藤做自己的“幸福花”。因为,这才是“生死之恋”的最好象征。

(文/夏熙 龚华 杨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