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02月08日14:12

分享

50岁的王文学,在廊坊市里几乎无人不知。

这位而今身价已达400多亿的中国富豪,是华夏幸福的掌门人,当年是他们口中的“老王掌柜”。

位于新华路169号廊坊市市委党校是王文学的发迹之地。新华路也是廊坊市的核心所在,几乎所有的政府机关都在这条街上,离党校往北不远的廊坊市交通局是王文学最初的工作单位,党校附近的一位年长的市民说,王文学早年间当司机的时候就十分好学,情商也高,很会来事。

1992年,在全国一片下海热潮中,王文学在市委党校临街之处开了一家“川崎”火锅店,生意不错。

王文学的火锅店越开越大,来吃饭的不乏廊坊的政府官员,在跟他们的接触中,王文学找到了商机——给政府的楼堂馆所进行翻修升级。于是王文学的业务除了餐饮之外,又多了一项装修。

据《财经》报道,王文学的装修生意在1998年遭遇了危机,在当时全国严禁楼堂馆所建设的高压之下,王文学被两头挤压:一面是对政府追款不成,另一面是对下游供应商施工队的欠款无法结算。

然而,颇有政治觉悟的王文学干出一件惊人之举:烧毁了政府的装修合同,并声明不再讨要政府的欠款。

吃亏是大福。王文学放弃债务的举动让政府对他好感备增,而他的机会也随着1998年房改的启动而来临。

据廊坊市市委党校附近居民回忆,当时党校北边有一块地,但政府没钱,于是这个工程就包给了王文学,王文学的条件是盖好宿舍楼之外,剩下的土地让他盖商品房出售。由于这块地位于一条叫“华夏里”的小街北边,王文学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就命名为“华夏花园”,他也成立了他的华夏房地产开发公司。从此一步跨进房地产行业。

在开发完华夏花园之后,王文学又在新华路附近的第五大街、第六大街拿了几块地。

这时候,王文学面临着他发迹史上的第一个难题:到底是继续小打小闹,在当地吭哧吭哧一个个开发楼盘呢,还是弄出一个大的动静,实现跨越式的发展。

好学的王文学开始到处求教。一位高人也出现在了王文学的生命中。

2001年,王文学在北京的住交会上碰到了王志纲。彼时,王志纲和他的工作室在中国地产界尽人皆知,名噪一时。因为他刚刚帮广州市宏宇集团董事长黄文仔在广州番禺的华南板块创下“香河湾”楼盘的销售奇迹。

王文学以虔诚谦卑的姿态向王志纲求教。据王志纲回忆,王文学后来又背着一个绿书包,带着华夏一个副总和他在廊坊市政府任职的表弟,南下深圳,到王志纲的寓所再次求教。

“说实在,他当时的身价也就3000万左右,在开发商里面算是个小虾米了,但是王文学这个人情商高,很讨喜,还善于自黑。”王志纲举了个例子说,因为王文学脑袋大,剃了小短头,我就说你怎么长得像个日本人啊。王文学就自嘲说,是啊,是啊,我开的火锅店就是日本名字——川崎。

华夏幸福日后遵循的产业地产道路,就是在王文学跟王志纲的几次交流中奠定下来的。

智纲智库北京中心总经理任国刚当时具体负责给王文学在廊坊的布局做策划,他全程参与了整个过程,并跟华夏幸福有长期合作。

据任国刚回忆,当时著名建筑学家吴良镛提出大北京规划的概念,要开发北京周边地区,王文学想借此寻找新的机会,王志纲工作室的人在王文学的力邀之下就去了趟廊坊,当时建议他去拿廊坊靠近北京的地,但那个地有2万亩大,涉及到政府层面,于是又去找当时主管规划建设的廊坊市副市长吴显国,结果吴显国马上就要升市长,需要做一个政府工作报告,就让王志纲他们做一个廊坊市的整体规划。

“当时提出政府请客企业买单的方法。”任国刚回忆说,王文学给钱让王志纲工作室给廊坊市政府做规划。

王志纲他们提出了星月计划,即以北京市为月亮,围绕着北京,在廊坊布局七个星星。

然而廊坊的众多布局中,已经帮政府买单了的王文学,他的位置又在哪里?

当时吴显国给王文学指出两条路:一是继续在廊坊市区搞房地产,二是去做固安开发区。他建议王文学去做固安。

当时固安是廊坊市最落后的一个贫困县,根本没钱,王文学也没搞过开发区,也不知道盈利模式在哪?

但在几经犹豫之后,王文学答应去干。王文学当时的资产3000万左右,开发固安远远不够。

于是,按照当时的套路,王文学把土地的预开发权质押给银行,从银行融资。

然而,仅仅一年,王文学就遭到了2003年的开发区整治风暴。所幸在政府的加持下,王文学安然过关。

任国刚回忆,吴显国帮了王文学两个大忙,一是把固安开发区叫成廊坊开发区的分园,因此就不算是新成立的园区,成功躲过了那轮整治,二是帮王文学融得了两亿的资金。

“两亿在当时是个大数目,廊坊市区的土地那时也就30万左右一亩地。”任国刚说。

这两亿的启动资金,第一用在开发区建设,第二拿一部分钱做房地产,在廊坊市区拿了很多新的地。

华夏幸福以住宅养产业地产的模式就此开启。

(廊坊市委党校,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的发迹之地 )

2002年到2007年,五年的时间内,固安的开发主要靠华夏幸福在廊坊市拿地卖房输血。

当时华夏幸福廊坊地产公司的老总叫胡学文,目前担任华夏幸福股份公司董事兼副总裁。

“老胡当时就觉得很牛,整个华夏的生存都靠我,没有我的话,华夏没有生存的可能。”任国刚回忆说,当时廊坊地产公司每年的销售收入在30个亿左右。

在廊坊市区之外,王文学也慢慢地把触角伸到其他环京地区。

华夏幸福成立了京御地产公司,以安义为负责人(安义此后任华夏幸福股份公司总裁,于2012年12月因个人原因辞去总裁职务 ),开始在廊坊市区之外的香河、大厂等地拿地,安义创立了华夏幸福的住宅品牌——孔雀城。

潮白河孔雀城,大运河孔雀城,永定河孔雀城等一系列住宅项目开始在北京周边拔地而起。

2008年前后,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环京楼市开始躁动起来。

任国刚称,2007年底京御地产销售额第一次超过了廊坊地产,达到了38亿左右。而京御地产和廊坊地产加在一起的销售额则达到70多亿,由此华夏幸福进入了高速增长期,在接下来的几年间,销售额从一百多亿,到三百多亿,到五百多亿,到八百多亿,直至冲过1000亿大关。

任国刚称,华夏幸福的快速发展,是吃了环京房价上涨的红利:“是因为房价不断增长,原来卖4000,后来卖8000,后来卖12000,最后卖到2万多,你土地成本都不变,销售额当然就上去了。”

随着环京房价的不断上涨,王文学的身价也水涨船高。《2017胡润房地产企业家榜》发布,王文学以485亿元排名第七。

给碧桂园杨国强、万达王健林和王文学都“指点过迷津”的著名地产策划人王志纲曾经断言,王文学会成为“下一个中国首富”。

任国刚跟王文学有多次接触,王文学给他最强烈的印象是此人非常好学,“一般能做到千亿级的企业还能够持续性学习的企业家凤毛麟角。根据自己发展的需要不断调整自己的知识结构、状况,这样的企业家是非常少。王文学就是其中一个。”

就在2017年年底,王文学又调整了它的战略——开启全面合作的模式,从投融资、房地产、产业新城、规划咨询、城市配套设施等各个方面,向其他企业伸出橄榄枝,大家一起玩。

“济济多士,使于四方,幸福桑梓,华夏以宁。”在华夏幸福的老本营——廊坊市新华路169号市委党校院内,华夏幸福廊坊事业部楼下的布告栏内,一章《华夏幸福劝学篇》赫然张贴着。

如今,王文学手下的“济济多士”,已经走出廊坊,使于四方,各处招商。王文学的财富版图,也在不断扩张。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