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12月14日16:20

分享

/夏熙 彭宣灏 龚华

一种令人望而却步的“毒草”,在他的手中,竟焕发出无与伦比的美丽——攻克“不死的癌症”类风湿,让数以万计的患者解除病痛,重返健康。

他,也由此获得“最美”奖章,荣膺首届全国“最美中医”。全国数十万中医工作者,仅79人获此殊荣。

他叫周祖山,洪湖市中医医院党委书记、院长、二级教授。“毒草”叫雷公藤,又名“断肠草”、“水砒霜”。三十多年来,他几乎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毒草”,也给了他的病人。

孟子云:虽千万人吾往矣。他不仅开启并引领了中医治疗类风湿的新时代,也写就了自己的大医本色,大美风范。他的美,在医行,在医术,在医风,更在医德,在医魂……

美之医行,在

2017年11月1日,北京。全国首届“最美中医”宣传活动新闻发布会现场,嘉宾荟萃,名医云集。

周祖山却风尘仆仆,来去匆匆。他一到北京,连夜接受央视的专访,颁奖一结束,即刻返程。

“就不能多呆一会?”许多朋友问。

“不行啊,家里还有病人等着咧。”他抱歉一笑。

这样的匆忙领奖,甚至很多次的缺席领奖,于周祖山早已是家常便饭。每次因公外出,都要掐着时间。因为他工作室的门口,每天都有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排队等候的患者。

周祖山大学毕业即进入洪湖市中医医院工作。从普通医生到部门负责人,再到医院领导,30多年来,他一步一个脚印。但不管职务如何变迁,他始终都未离开过门诊一线。他坦言:“尽管社会给了我很多荣誉,但我的本色永远只有一个——医生!”

blob.png

(周祖山在全国“最美中医”颁奖现场)

2000年,周祖山高票当选洪湖市中医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当时医院正处转型发展期,千头万绪,公务繁忙。很多人劝他放一放门诊工作,他二话没说就予以拒绝:“怎么可以让我放下病人呢?不就是忙一些吗?我不怕!”

周祖山于是将自己的办公室一分为二,一半用来处理医院的行政事务,另一半用来接诊病人。是院长办公室,也是专家门诊室,这在全国都是特例,也形成了洪湖市中医医院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周祖山的勤勉更是有目共睹。除了出差,他每天早上7点准时上班,晚上不看完最后一个病患绝不离开。下班前,他还有查房的习惯——先坐电梯到顶层,然后走楼梯一层层下来,每个病房都要走到,而这时,往往已经是深夜10点多了。寂静的过道里,他的背影是无数病人最温暖最美丽的记忆。

《左传》曰:民生在勤,勤则不匮。在周祖山看来,医行天下,唯“勤”为径。他会给每一位病人送上自己的名片,承诺“24小时都可以找我”,他还独创性地发明了“五诊”工作法:门诊、函诊、话诊、送诊和网诊,不放过能服务病人的一分一秒、一点一滴……

“这次获评‘最美中医’的代表,大都是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像周祖山这样身处院长之位仍不离一线的,并不多见。其行其勤,弥足珍贵;其美其德,让人景仰。”北京的一位专家如此感慨。

美之医术,在

2017年6月23日,第六届全国雷公藤学术会议在徐州召开,周祖山牵头撰写的论文《雷公藤对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TNF-ɑ水平的影响》,在临床分场做了交流,受到与会专家的一致好评。

好评的背后,是周祖山对雷公藤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学术研究,让“毒草”变“良药”,更是周祖山在临床应用中妙手回春的精湛医术,让无数的患者解除病痛,重获健康。

洪湖市中医医院诞生于1977年,系周祖山的父亲、全国首批500位名老中医之一周承明先生发起并创建,凭周家数百年的祖传秘方——“麝火疗法”治疗类风湿而声名鹊起。麝火疗法被誉“类风湿克星”、“去拐良方”,已纳入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但周承明并没止步于此,而是以身试药,在麝火疗法的基础上首创雷公藤治疗类风湿,将类风湿治疗水平推上了全新台阶。

周祖山自幼在父亲熬制雷公藤的袅袅药香中长大,他不仅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更深得父亲为医之精髓。“医以济世,术贵乎精。”“医乃仁术,掌性命安危,必须精诚,必须创新,否则,何以安身?何以立命?”

雷公藤,这一在金庸小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断肠草”,由此更深切地应用于类风湿治疗领域,并焕发出更加美丽的光芒。

在苦苦探索下,周祖山成功研制出雷公藤系列制剂,将雷公藤的毒副作用降到了最低,使雷公藤疗法实现了由定性向定量的质的转变。这一突破性成果,获湖北省卫生厅科技进步二等奖。

周祖山还成功研制“周氏关节止痛膏”,解决了雷公藤治疗中用药途径单一的局限;研制出活血壮筋片、清热通痹片、养阴通络糖浆等新制剂产品,开启了用药靶点的多元化、立体化局面;编写《类风湿关节炎与强直性脊柱炎》、参与编撰了《中医风湿病学》《名医与名方》《名医与专科》等多部专著,在理论上实现了全新跨越。

周祖山还在麝火疗法、雷公藤系列制剂疗法的基础上,加以熏蒸、药浴与针灸疗法,升级、完善、优化成新“周氏综合疗法”,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科学的诊治体系,奠定了在中国风湿病学领域的领先地位,被誉为“开创了中医治疗类风湿的新传奇”。

blob.png

(周祖山受聘湖北省中医药研究院风湿病研究所所长)

2015年3月,周祖山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15年11月,周祖山工作室入选2015年全国基层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建设项目,2017年获评第六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精湛的医术,使得周祖山名满天下,让全球医疗界惊叹不已。

美之医风,在

在湖南省岳阳县柏祥镇蒋谓村,有一片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山地。2017年5月1日,周祖山特意驱车将新婚不久的女儿女婿带到这里,说是要一赏漫山遍野的美丽风光。

女婿是广州一家医院的外科大夫,他开始纳闷:这并非风景名胜地,“美丽”何在?旅游何谈?

但他很快明白了——原来,这里正是洪湖市中医医院2000亩雷公藤种植基地。那郁郁葱葱、碧绿如滴的“毒草岭”,不仅牵系着无数患者的幸福,更是一堂鲜活的“医风课”。

雷公藤以全根入药,是“周氏综合疗法”中的重要药材。曾经,洪湖市中医医院所用的雷公藤由医药公司供应。一次,周祖山发现一个药商送来的雷公藤根又短又细,明显生长周期不足,达不到用药标准。他怒了:“病者靠医,医者靠药。这让我们怎么对病人负责?”

周祖山不仅坚决终止了与这位药商的合作,而且毅然决定自种药材,解决源头问题。医院药材的质量和成本,得到了有效控制。

《医工论》载:凡为医之道,必先正己,然后正人。周祖山坦言:“很多人以为洪湖中医名声在外,仅仅是因为祖传秘方。其实,更重要的,是我们医风正派。若没有风清气正的医风,再好的医术也容易走偏,容易入魔。”

类风湿关节炎、强脊炎是世界性医学难题,被喻为“不死的癌症”,而一些不良医院又将其视为赚钱利器,让很多患者雪上加霜。数十年与患者打交道,周祖山对他们的痛苦早已感同身受:“一定要一切为了患者,为了患者的一切。” 

为降低患者负担,周祖山不仅提出了“传承中医文化,服务大众健康”的立院宗旨,而且以身作则,狠抓医风建设:严禁医生乱开方、开大方,严控药占比、次均费;严格实现“阳光医疗”,公开接受社会监督;严厉推进“四风”“人情风”综合治理工作。与此同时,充分发挥“简、便、验、廉”的中医学科优势,通过汤剂和针灸、推拿、拔罐、刮痧、理疗等中医适宜技术,致力于让患者以最低的成本获得健康。

一位病人在出院时,惊奇地发现医院少收了自己500块钱。他充满困惑地去问主治医生,医生笑着告诉他:“你当时不是给我塞了500块钱的红包吗?怕你不放心我暂时收下了,现在抵扣你的医药费了。”

“你们的医风太正了!”这位患者拉住医生的手,激动地说。

美之医德,在

2017年1月,屠呦呦获得201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而在两年前的2015年10月,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理由是她发现了青蒿素。

这让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了周祖山——雷公藤治疗类风湿,被认为是继青蒿素后,又一重大的中医药贡献。作为这一临床最早的发现和应用者,周氏父子的价值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

周祖山却淡然一笑:“我是一个医生,我就是一个医生啊!”

不了解的人以为这是谦卑之词,其实,这恰恰是他最真的心声。

在很多人眼里,既然是“祖传秘方”,就不会外传,甚至“传男不传女”。然而,为了让更多的患者能得到及时治疗,周祖山打破常规,通过中国中西医学会,无偿地把自家首创并发展的雷公藤治疗类风湿成果向社会推广,“秘方”早已成“义方”。

《省心录》云:“无恒德者,不可以作医。”周祖山自踏入医院岗位起,父亲也曾一再告诫:“大医义为先。做医生,医术是本钱,医德是生命。”在周祖山看来,“仁者爱人,唯有大仁大爱,方有大医大德,方有大舍大立。”

他曾驱车千里,从洪湖到北京通州,只为给一名类风湿关节炎患者送上药品;他曾远赴甘肃会宁,送一名贫困患者入大学,并为其代缴学费;他曾给广东吴川县的风湿病人寄出2000元钱解患者燃眉之急;他曾亲自给一位患银屑性风湿病患者擦洗腐臭的病体,患者感叹:自己的亲儿子都没能这样……

点点滴滴,医德先行;时时刻刻,患者为天。在周祖山的率先垂范下,“厚德济世”已内化为医院的核心文化,“义诊”已成为医院的特殊节日。

blob.png

(周祖山为病人检查病情)

每年,周祖山都会抽出时间,远赴全国各偏僻、落后的地区进行免费“义诊”,将爱与健康的种子播撒。在周祖山的带领下,医院每年都会组织业务骨干参与义诊,积极开展送医送药送健康及助学活动,足迹踏遍荆楚大地内外,远达甘肃、广东、山东等地。无数的患者,因为“洪湖中医”,而改变命运,重启人生。

2007年9月19日,周祖山带队去广东揭阳义诊。一路上他接到20多个有关母亲病危的电话。一边是母亲的切切呼唤,一边是病人的殷殷期待。但周祖山毅然选择了后者。盼子归来的母亲,就这样怀着遗憾永远离去了……

这就是周祖山,30多年来,他几乎把一切,都给了病人和他热爱的医药事业。他的“词典”里,似乎唯独没有两个字——自己!

美之医魂,在 

据世界关节炎基金会统计,全球类风湿关节炎发病率高达3%—5%。庞大的病患需求,让周祖山一度被人“盯”上,视为能点石成金的“金手指”。

    一次,一位神秘“病人”来到周祖山办公室:“周院长,我不是找你来看病的,而是找你去海外办医院,给更多人看病。至于你的年薪嘛……”“病人”神秘地欲言又止,缓缓伸出五个指头。

“50万?”周祖山故作糊涂。

“不,500万!”“病人”得意地说,“怎么样,你干三辈子公立医院院长,也拿不到这个数啊。”

周祖山生气了!他斩钉截铁地说:“你给我一座金山银山,我也不稀罕!”

这样的故事,发生过无数次。1999年,河南一位病友邀他去设立门诊,月薪2万元;2000年,香港大华公司总裁张光祖以月薪5万元港币邀请他到香港挂牌行医;2010年,有人提出投资过亿聘请周祖山合作……这一切,均遭周祖山拒绝。

“医之大者,为国为民;医之小者,为友为邻。”在周祖山的心中,病患大于天,可他心里装的,又不只是某一个病人,更不是一己之利,而是“为国为民”,而是“苍生大医”。他坦言:“谈钱,就不要为医。为医,就不要谈钱。”

其实,几百年前,周祖山的先辈传下秘方“麝火疗法”时,就一再告诫:“只为救生死,绝非顾名利。”到周氏父子,两代人为洪湖市中医医院的创立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洪湖市中医医院始终有一个坚定不移的身份——国家公立医院。“我是一名医生,更是一名共产党员。”

在周祖山看来,这便是自己为医之“魂”——“执医为民,立院为公”,这也是自己30年余年奋斗如一日的“定力”之所在。因为这种“定”,他踏石有印,抓铁有痕;因为这种“定”,他获得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因为这种“定”,周祖山一再公开承诺:“公立医院,公平公正”“让群众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放心病,是我们永远不变的初心。”在他的引领下,“洪湖中医”不但赢得了响亮口碑,而且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崛起为一所集医疗、科研、教学、康复为一体的综合性三级甲等中医医院,医院风湿病科被确定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专科。

因为这种“定”,周祖山正勾画着“洪湖中医”更加美好的新征程——完成“东扩”工程,构建“洪湖中医城”;建设洪湖市健康主题公园与多个中医文化广场,打造世界级类风湿医养结合基地……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心有医之魂。”周祖山,一个“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就这样为“最美中医”,写下了最好的时代注脚,留下了掷地有声的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