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9月05日09:43 好奇心日报

分享

如果你走进一家西班牙酒吧,要“Una Caña”,通常情况下会得到一杯数量不定,但少于 500 毫升的生啤。

西班牙一个关于啤酒的独立杂志 Caña Magazine 取用 Caña 这个词背后代表的不确定性,来表达创办这本杂志背后的想法:让你了解到围绕着啤酒所有你想到的和想不到的东西——文化、艺术、设计、故事......

当然,这些啤酒都属于非规模化生产的精酿啤酒。

Caña 杂志第一期封面

最近 Caña Magazine 办了第一个线下展览,名字简单直白——啤酒文化( Beer Culture),在巴塞罗那 Garage Beer Co. 的酒吧里展出,包含关于啤酒的艺术插画和摄影,一直持续到 9 月 21 日。 这些的作品都出现在 Caña Magazine 即将发行的第一期杂志中。

展览包括第一期杂志的创意总监 Emil Sellström 绘制的关于啤酒的插画。在 Emil Sellström 的 Instagram 上你可以看到他的插画作品,迷幻的色彩、仿佛磕了药一样的场景想象、以及对性的暗示,充满了亚文化色彩,但所有的主题都围绕着啤酒。

Emil Sellström 也奠定了 Caña Magazine 这本杂志的脉搏:一本关于啤酒的亚文化杂志。

Emil Sellström 作品

Karl Grandin 带来了不同国家的黑白版画,以及和摄影师 Gustav Karlsson Frost 合作的充满迷幻色彩的摄影作品。

Karl Grandin 和 Henok Fenti 是啤酒酿造师,他们一起在做一个“流浪汉啤酒”的项目:Omnipollo。两个人在自己的家中研究开发出精酿啤酒的配方,并且带着配方跑到世界各地去酿造。Omnipollo 的目的是为了改变世界各地人们对于啤酒的认知。他们啤酒的包装也走迷幻风。

展览中 Karl Grandin 带来的 Russian Roulette

Caña 杂志里的 OMNIPOLLO 页面

Omnipollo 的啤酒包装盒曾经举办过的啤酒展览

除此之外,展览还有 Petra ErikssonJose MendezEgle ZvirblyteAlec Doherty 等插画师的作品,展现了啤酒文化中偏向男子气概的那一面。另外,还有生活在伦敦的摄影师 Sipke Visser 拍摄的伦敦街头醉酒者们的影像,展示啤酒文化颓靡的那一面。

Egle Zvirblyte 作品:兄弟罗曼史(Bromance)

Alec Doherty 作品:柠檬和百里香(Lemon + Thyme)

Caña Magazine 的创办者 John Wilson 和 James Davidson 是两个精酿啤酒爱好者,他们在杂志里把精酿啤酒带到了亚文化的语境中。

精酿啤酒文化是一种亚文化,这话说得通,因为它有反叛规模化生产和过分商业化的内核在。

有种说法认为美国的精酿啤酒文化起源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嬉皮士运动。过度工业化的社会是嬉皮士们反感的众多社会现实之一,他们认为工业化的社会扼杀了人性,破坏了环境,于是主张“回归自然”、去商业化、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生活。想喝啤酒?那就自己去酿。精酿啤酒基于这样的文化基础。

嬉皮士风潮过去后,这些嬉皮士们后来大都进入了商业社会,挣钱养家。但这种生活方式并没有消逝,而是变成了强调天然、环保、手工的商业品牌和商业模式。

这几年,精酿啤酒越来越流行,人们对什么是精酿啤酒的判断模糊而主观,品牌给精酿啤酒包装的生活方式也五花八门,高端精致的、摇滚朋克的、科技极客的......

但唯一肯定的标准是,它不是在生产线上以标准化生产出来的。百威进军精酿啤酒,也采用了收购独立精酿啤酒品牌,并保持其独立性的策略。

来源:好奇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