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8月04日15:02 好奇心日报

分享

若把街头当作一个空间,什么样的人会来到这里?

在台北市,老人们喜欢在街头和公园群聚下棋、聊天。比起空荡荡的家,他们更喜欢走出门,找一群差不多的伙伴。不时也能看到有人露宿街头,或是向民众贩卖篮子里的商品。这些东西常常包括随处可见的飞垒口香糖、日用品或是玉兰花,街卖者多是身障者和老人。

街头几乎欢迎所有人,但还是有些人期望改造那里的样貌,让它看起来更有活力。

台湾知名设计师聂永真最近加入了一项“台北街角遇见设计”的计划。他和飞垒牌口香糖的制造商“统一制果”推出了一项跨界合作的新商品“街卖泡泡糖”。

计划由台北市文化局发起,始于 2012 年的街区计划,至今累积 5 年时间,过去的活动包括改造街头招牌的“小招牌制造所”,这活动聂永真同样有参与,或者是邀请台湾的设计师以 999 元台币进行店家创意改造。不过,推出一个专属街头贩卖的商品,还是头一次。

这款泡泡糖的有趣之处在于,它只能在台湾的街头向“街卖者”购买。对聂永真来说,尽管做了 14 年设计,设计一款仅供街卖的泡泡糖也是头一次。

26 岁的巫彦德和他的两位朋友朱冠蓁、张书怀推动了这件事情的发生,三人在两年前成立了一个叫“人生百味”的团体。当台北一家设计公司筑点设计从台北市文化局接过今年的“台北街角遇见设计”项目时,他们想到了“人生百味”。

这个组织此前因为“石头汤计划”在台湾小有名气,他们收集民众用不完的食材,煮成食物分发给露宿者。团队内部并不全都认同这项“慈善”计划的可行性,但因为团队成员朱冠蓁的坚持,“石头汤计划”还是在 2015 年 7 月开始了。Facebook 上的官方粉丝专页共有 6000 多人关注这项计划。

筑点设计公司相信,这几个年轻人对设计改变街头会有些看法。他们在 2015 年 4月至 12 月已经自行设计了 13 款街卖产品,这些产品与台湾农家或制造商共同开发,作为联名款推向街头市场。为了推动这项“街卖计划”,他们还在 2015 年注册了一家有限公司。

巫彦德们给出筑点的建议中,最重要的一条是邀请一位像聂永真这样更知名的设计师。他们还和筑点设计一起向聂永真解释,街卖是什么,以及设计对街卖意味着什么。

“现在的城市正在压缩这样的空间,希望街头干干净净,不要有小贩,不要有街友(意即露宿者)。”巫彦德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又解释道,他觉得城市生活和街头的关系不是非得如此。

不过,街头小贩不受欢迎有它的道理。过去,在街头销售的商品多半是能在商店里找到的卫生纸和口香糖,加上商品在街头买,价格又贵了一些。“人生百味”做过一项消费者意见调查,他们询问了 2000 名消费者对于街卖商品的看法,近八成消费者表示:“我想买,但是在篮子里找不到想买的东西。”

“重点是商品的独特性”,巫彦德认为,加入设计之后,商品看起来会更新鲜,更能激起消费者的购买念头。这款 5 月即将发售的街卖泡泡糖一条 30 元台币,比原先的口香糖稍贵 10 元以上,过去飞垒口香糖的外观设计上,偏向儿童族群,视觉以插画卡通为主。

但根据聂永真于 Facebook 发布的宣传视觉,更像是青年族群喜欢的简单风格。讯息发布没多久,即累积 3000 多名网友点赞,他们在底下讨论设计的字体与图像的搭配。对于泡泡糖,聂永真是这么描述的 “每一份量 6 公克,本包装含五份,每份热量 16.8 卡。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没有”。

街卖泡泡糖正式视觉设计(图片/聂永真官方脸书)

”这一定要是个很酷的事,我们本来就想做很酷的事。但是“酷”这个形容词,好像又不太精确,总之就是很有趣。”巫彦德说,“我希望透过商品的转换,让跟街卖者买东西这件事,不需要这么苦情。”

巫彦德、朱冠蓁、张书怀原本是“台湾公平贸易协会”的同事,这个组织关注国际公平贸易运动,同时也帮助那些弱势的生产者获取经济独立的机会。

他们在一个晚上发现一位拾荒阿嬷要在夜里推着回收车走 5、6 公里的路才能维持生计,就动了创办“人生百味”的念头。“石头汤计划”的发起者朱冠蓁也是最初的提议者,她提议不如利用互联网先做一张“回收地图”,帮助拾荒者更容易地回收物品。

地图最后以众包的形式完成了。三个人结合所长——朱冠蓁负责视觉与文案,巫彦德负责营运,张书怀是工程师——创建了“把回收拿给阿公阿嬷”的网站。人们可以上传拾荒者的位置资讯与情报,这样就方便住户主动将回收物品拿给拾荒者。

起初的一个月,网站并没有什么动静。之后,一则讨论台湾纸价被打压的新闻使得这个网站迅速窜红,人们开始关注起这些收废纸的老人究竟能从劳作中拿到多少钱。200 多份关于拾荒者的位置资讯涌入这个网站。虽然数字不多,但过去台湾没有类似这样的拾荒者资料整理,更别提网友参与其中了。“人生百味”的 Facebook 粉丝专页增加了一万多人。

“这是我们第一次感受到群众参与的力量。”巫彦德说,他们三人都没有意料到这件事真的能产生不小的影响。但地图网站持续不到一年,巫彦德、朱冠蓁和张书怀主动叫停了这项计划。巫彦德在接受采访时说对这项活动的意义做了些反思,他说:“这计划没有指到问题的核心,做地图并不能改善他们的生活,那只是我们想像出来的。”

问题的核心是,回收的利润还是集中在回收场或是更上游的厂商,拾荒者能够获取的利润是非常少的。绘制地图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但要想改善回收利润的分配方式,不是这几个年轻人短期之内能完成的事。

巫彦德说服了团队尝试一项新的“街卖计划”,并在过去一年里都把时间花在了这项新计划上。

他们新增了团队成员,除了朱冠蓁是执行长,负责视觉与文案,巫彦德负责营运与街卖者支援,张书怀是工程师之外,李柏毅负责行销企划,薛席德是摄影师,余思贤则负责街卖者的田野调查研究。

“人生百味”成员

事实上,为街卖者提供有特色的商品并不是什么全新的想法。至少在台湾,《大志》杂志 (The Big Issue) 透过此商业模式,自 2010 年正式创刊以来,就已经顺利营运了 6 年之久。《大志》是创始于英国伦敦的杂志,1991 年成立,杂志内容涵括时事、社会和文艺资讯,目前在十个国家以不同版本的形式发行。销售者通常是街头的小商贩。

《大志》杂志一本贩卖 100 元,街卖者可以从中拿到 50 元作为收入。《大志》杂志总编辑李取中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说,在台湾的创刊号卖出 2000 多本,目前一个月平均销量已有一万多本,且合作的街卖者也从十多位增加至 150 多位,在台湾的 9 个县市设有 125 个贩卖点。

巫彦德在公司时看过《大志》杂志,觉得“让街友在街上卖杂志,这模式很棒”。这给了他启发。但他在最初并没有特别锁定“街友”这个族群。他更多地想试试看,街头的售卖形式究竟可以变成什么样。

这当然也更难。《大志》可以透过杂志发行与成本的控制维持营运。“街卖计划”的商品与营销方式都各不相同。

计划的推行并不如想像中顺利。起初,因为街卖者通常没有一笔可观的启动资金,巫彦德的团队“有种把人推出去送死的感觉”——谁都不知道这些点子究竟是否能够把街头盘活,并让街卖者更加体面 。克服了这种心理障碍,他们还需要完成前制作业,最重要就是找到更多街卖者,以及建立跟现有的街卖者的关系。

从2015年4月开始,透过各种方式招募街卖者,整整八个月的时间,“人生百味”只找到了六位街卖者进行试卖。“街卖者对我们会有戒备,人家以为我们是诈骗集团。”

《大志》杂志当初招募的情况比“街卖计划”顺利一些。李取中认为两种情况不同,《大志》起初锁定的是失业者或者在马路边举着房地产招牌的小时工,当李取中们向这些人推介一种全新的工作形态时,他们更容易产生兴趣。但“街卖计划”则是需要说服已经在街头贩卖商品的街卖者,他们得改变目前贩卖的商品,并且为改变承担风险。

巫彦德希望协助街卖者重新规划他们的产品与销售方,让整件事变得更平等且有尊严。“有一种我(街卖者)是老板我自己挑,然后我觉得客人喜欢什么,我才进哪些货”——但符合这些要求的人可能根本没那么多。

“街卖计划”尚未成气候之前,资金也是“人生百味”这家公司必须面对的课题。巫彦德承认,在“街卖泡泡糖”计划中,由于商品利润并不高,为了让事情更顺利地运转下去,“人生百味”并不会抽取利润。目前,公司的主要运营费用一部分来自最初在众筹网站 “Flying V” 上募得的 78 万台币,除此之外,他们也向「香港乐施会」申请资金。

尽管巫彦德相信未来可以通过广告来获取利润,但目前的小规模还是让这家公司的商业意味看起来不够足。

像聂永真这样的设计师加入其中,也许可以在街卖的营收上帮点儿忙。《大志》杂志的李取中认可这种模式,”透过主题的选择和行销,确实是很有帮助”。《大志》长期与台湾设计师合作,李取中说,这确实有助于杂志的贩卖。

设计师们可能会认为这是个好机会。此前,台湾设计师萧青阳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也提到,台湾的设计人才过剩,他们正在和传统产业合作,“许多巷弄的小物开始变得具备美感”。

但对于消费者来说,首先得改变对“街卖”的传统印象。台北市文化局与筑点设计将在五月初召开了街卖泡泡糖的发布会,这会是台湾第一次为一款街卖产品召开发布会。

为了让产品看起来更有吸引力,“街卖泡泡糖”正式发售前,巫彦德设立了“聂永真 X 街角遇见设计 X 人生柑仔店”网站,开放预购。消费者需要先在网上拿到兑换券,再走上街头用兑换券向街卖者兑换这款其他地方买不到的泡泡糖。

这种做法的繁复程度是不言而喻的。但巫彦德认为很值得尝试,他希望先在网络上让消费者知道,街卖商品即将有些新的样貌,他们很有可能会因此产生兴趣。同时,网络下单的方式也让产品的产量更可控,尽管统一制果将会协助生产。这家公司还赞助了这款新品的包装费。

街头的变化不会一蹴而就。不过,随着聂永真设计的“街卖泡泡糖”的推出,有将近 50 位街卖者新加入了这项计划。“人生百味”还替街卖商品起了个品牌名称“人生柑仔店”(柑仔店意即传统商店)。

但因为要在街头贩卖,势必面对户外气候变化,有经验的街卖者都知道,需要选择容易保存、不易坏的商品。目前这些商品包括茶叶、小苏打饼干、果干、花生糖和竹牙刷。

来源:好奇心日报

责任编辑:黄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