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6月06日16:19 欣儿

分享

文/欣儿

你知道武汉的建城年代比古都西安早400年,比北京早450年,比六朝古都南京更是早了1000多年吗?你知道长江两岸祖先的遗址正说明着你是谁吗?

这是武汉特有的清冷之日。经友人介绍,笔者从武昌转两趟车,摇摇晃晃来到在汉口西的武汉市博物馆。虽然也是武汉生武汉长的武汉人,这还是第一次知道武汉博物馆座落在这么一个僻静而落寞的地方。全新的建筑丝毫没有透露出馆内弥漫的浓郁而厚重的历史沧桑味道。

厉害了我的武汉!原来这里建城比古都西安北京南京都要早几百年

这一天来参观博物馆的人只有笔者一行。这使我有点受宠若惊,仿佛诺大的博物馆只为我开放。幸运的是快临近中午时,又来了两个参观者。68岁的杨先生事后说,他是一个博物馆迷。隔三差五一定会骑自行车去一家博物馆看看。从青山家中风风火火骑着车赶往武汉三镇的一个一个博物馆,一进入馆内,他就由风风火火变成文文静静。上十年的泡博物馆生活,彻底改变了这个烧锅炉的老工人,现在,他在住地一带是个名人,谁家有什么问题,都会来请教,连原单位要搞个什么活动,相关的历史科技知识也会来询问他。

在博物馆里,笔者沉浸在武汉古代历史陈列馆中。馆内所展出的文物、图片和影像资料,就像一部不会结束的故事大片,只不过,那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与每一个武汉人的命运相关。

时间倒回到五万至一万年前,那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湖北随州历山出现了长江流域内的第一个人物,他就是江汉地区的先民始祖,赫赫有名的炎帝神农氏。当炎帝的双脚踏上长江岸边肥沃的土地,武汉地区就开始有了人类活动。也就是说,那一天清晨也决定了我们武汉人的命运。

厉害了我的武汉!原来这里建城比古都西安北京南京都要早几百年

时间进入一万至四千年前,历史上把这个时间叫作新石器时代。炎帝的后代们继续着对江汉地区这片富饶土地的开发,其间上演了无数人与自然、人与人间的争夺战斗故事。可以想象原始的争夺和战斗既野蛮又血腥,既刺激又无助。那些镜头,可能是好莱坞都拍不出来的。幸运的是,武汉地区目前已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数十处,从这些遗址、遗物中可以看到、想到我们的远古先民们的生活状态。它也成为武汉人最初的原始记忆,化为武汉人的血液和性格底色。

武汉市中心城区内唯一一座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放鹰台实景照片,令笔者惊叹不已。它的确是一部大片:5000多年前,东湖之畔的放鹰台,居住过一群男男女女,使用磨制石器等原始工具,在这里修建房屋,他们手拿石锛、石斧、石耜等农耕用具,种植人工栽培水稻(这充分说明当时的农业生产已经达到一定水平);他们还要打猎、捕捞、饲养牲畜,烧制陶器,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给一组特写镜头:一位身穿土法纺织布衣20岁妇女,拿起自己家男人烧制的灰陶镂孔豆泥质黄陶罐,那装饰有弦纹和圆形镂孔的黄陶罐,因带有雕琢的花纹,而透露出先民们的审美意识。妇女将一锅煮的米饭和野猪肉装在黄陶罐,等待外出打猎和种田的男人回来……

厉害了我的武汉!原来这里建城比古都西安北京南京都要早几百年

然后,我们就迈进了以青铜文化为表征、等级森严的奴隶制王朝。我们武汉有了最初的城市形态——盘龙城。这个城三面临湖,环境优美,地扼要冲,修建于商代前期,这里“前朝后寝”式宫殿建筑,开辟了中国宫殿建筑之先河,是最早的宫殿建筑,距今已有3500多年历史,比古都西安北京南京都要早几百年。

盘龙城是长江流域发现的第一座城市,也是武汉城的前身。是武汉城市之根。也就是说,从商代起,武汉这块土地上,就有不同于农村和生活方式和建筑、文化和商业。那么从3500多年前开始,武汉城发生了多少故事?想想,这将是一部永远不会穷尽的故事大片。关于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又能到哪里去?博物馆里的故事,可以让我们找到答案。

来源:湖北品牌网

责任编辑:黄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