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5月31日17:41 钟奇鸣

分享

口述/鲁有成 整理/钟奇鸣

几年前,我曾采访过武汉大学艺术学系特聘教授、武汉音乐学院声乐系特聘教授鲁有成,他表示:多年来,湖北媒体“冷落”了曹禺,不重视曹禺文化的传播,年轻人几乎都不知道这么一个戏剧泰斗的祖籍是湖北。

为此,他不仅将自己保存了几十年的曹禺先生给他的亲笔题辞拿了出来,还特地向记者讲述起了他所认识的曹禺先生……

“话剧一定要振兴起来”

1985年9月6日,作为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1968届毕业生,我专程赴京参加了母校建院35周年庆典活动。

作为创建中央戏剧学院的老领导的曹禺先生几乎每年都要参加校庆活动,而且每次都要作一番精彩的讲话。在35周年校庆我曾有幸多次与莅临庆典仪式和纪念座谈会的曹禺先生相遇,聆听了他在院庆纪念大会和校友座谈会上的两番语重心长的讲话。

作为中国戏剧家协会的主席,曹禺先生对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舞台戏剧,尤其是话剧的萧条忧心忡忡。“那个时候时,职业剧团很不景气,大剧院的莎士比亚戏剧无人去看。”

座谈会上他直言不讳,痛批当时艺术界“潜规则”:一个艺术科长就可以“枪毙”一个剧本,作家手中的笔似乎另有“神明”(上级审查)在主宰。

一个艺术科长就可以枪毙剧本?几十年前曹禺就曾痛批艺术潜规则

“望大家大胆写文章,呼吁社会和人民的支持。现在昆曲界都准备赔钱保剧种,不能再写‘向钱看’的剧本。”

演讲中,他让我最亢奋的一句话是——“话剧不景气,但一定会振兴起来。”曹禺先生认为,电影电视一旦制成就无法改动,而话剧可以与观众一起再创造。

“把我们的责任担当起来,把话剧由舶来品变为出口货。做中国的文学家,不做世界艺术的抄袭者。”

作为中央戏剧学院的老院长,他更对当时许多青年人热衷流行娱乐表演,而高雅艺术少有人问津的现象惴惴不安。

“我国不少年轻人连话剧为何物都不知,只知道电影电视剧。李德伦曾在社会中广泛传播交响乐知识,成效很大。对我们很有启示。我准备去政协提出提案:在中小学校举办戏剧(包含话剧)知识的普及活动。”

“为湖北各种戏曲与话剧事业努力奋斗”

1985年9月10日上午,曹禺和张庚、吴雪等几位老领导在实验小剧场会见校友。

作为中国戏剧、中国话剧迄今为止的巅峰之作品《雷雨》的作者,面对中戏的老校友,他谦虚地回顾了自己的数十载创作生涯。

“今年,我75了。我不是百科全书。我不学无术,过去视野不广,读书未选择,尤其是中国古典名著。我不善观察,不勤动笔,爱‘滑流’不爱‘攀登’。我坚决反对‘与世浮沉’。”

一个艺术科长就可以枪毙剧本?几十年前曹禺就曾痛批艺术潜规则

他还感叹:“大石当前,胆小者视其为山岳,无畏者则将其当做阶梯?只有不断选取、毫不气馁的人,才能得到人们的尊重。”

曹禺还在讲话中把曹操的名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送给年轻的校友们,并提醒大家要抓紧现在,不要自认为是落叶,不要老大徒伤悲。

曹禺先生就戏剧的现状及其发展问题发表了极精辟的见解之后,因有事,临时退席在曹禺先生转到另一个休息厅时,我跟了上去,说“曹院长,我是你的学生。”他听到我的叫声,拄着拐杖走了过来。我又接着说:“我是湖北人。”他听说我来自他的祖籍湖北,十分高兴地对我说:“我是潜江人。”

我打开笔记本,冒昧上前,请他为湖北戏剧界题辞励志。曹禺先生拿起自来水笔一手扶了扶眼镜,略深思了一会儿,欣然即席命笔,边写边一字一顿地说:“为湖北各种戏曲与话剧事业努力奋斗”。

我一直将曹禺先生的题辞视为“珍宝”。每当怀念曹禺先生时,我总会打开笔记本,追忆先生的风采。

鲁有成:1944年出生于湖北宜昌,1968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湖北省话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武汉大学艺术学系特聘教授,武汉音乐学院声乐系特聘教授。从艺50年,曾参与演出50多部古今中外戏剧,200多部(集)电视剧。

来源:湖北品牌网

责任编辑:黄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