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6年04月06日09:21 杨凤娇/彭宣灏/龚华

分享

文/杨凤娇 彭宣灏 龚华

“为更多的类风湿、强脊炎患者解除疾苦,是我毕生的追求和使命。尽管社会给了我很多荣誉,但我的本色永远只有一个——医生!”

2016年2月初,武汉洪山宾馆,正在参加“两会”的湖北省人大代表、洪湖市中医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周祖山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他脱掉外套,出语质朴,让人很难相信那位名震海内外的风湿病专家就在眼前。

全国先进工作者、奥运火炬手、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基层优秀中医、湖北省首届知名中医、湖北省首届优秀院长……今年53岁的周祖山早已荣誉等身。他不仅攻难克坚,在祖传疗法基础上传承创新,缔造了类风湿、强脊炎治疗领域的奇迹,让数以万计的病人重获健康;而且运筹帷幄,改革创新,将洪湖市中医医院打造成了全国性的行业标杆。

但他的脚步,始终不曾停歇——“而今,大健康已经纳入国家战略,中医产业正迈向全球,这是一个更需要我们的时代。这样的时代,我愈觉双肩如铁,责任如山!”

大医精诚

2011年6月,一块由湖北省人民政府颁发的匾牌送到了洪湖市中医医院——“麝火疗法”获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次年,CCTV-4《中华医药》栏目专题《麝火攻痹症》对该疗法进行了详细报道,引起了海内外关注。

电视镜头下,周祖山用镊子夹着黄豆粒大小的褐色药块,点火之后,迅速放在患者的疼痛部位轻轻地点击……这便是周家祖传的独门绝技——麝火疗法,一种通过火灸、敷贴膏药、内食发物及饮用药酒来治疗类风湿、寒性关节痛的方法,至今已达200多年历史。

但周祖山之所以是周祖山,更在于其在祖传疗法的基础上,传承创新,勇攀高峰,完善和发展了集内服疗法(如雷公藤系列制剂)、外治疗法(如麝火疗法、周氏关节止痛膏)和药膳疗法于一体的“周氏综合疗法”,奠定了他在全国中医治疗类风湿领域的重要地位。

上世纪60年代,周祖山的父亲——周承明原本担任驻队的公社党委书记,一次利用祖传的“麝火疗法”——这一“去拐良方”成功治愈了一例类风湿患者,从此声名在外。为帮助更多患者,他毅然弃政从医,做了一名专职医生。

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周承明不断创新,广求良方。他大胆决定将毒性草药雷公藤用于类风湿关节炎治疗。为了探究雷公藤的药理作用和安全剂量,他不惜多次以身试药,多次中毒,曾一度倒在实验室。幸运的是,周承明终获成功,在全球范围内首创雷公藤系列制剂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崛起为享誉全国的“风湿药王”,也为无数的患者带来了健康的福音。

图片

周祖山清楚记得,幼年时代,家中每天都有慕名而来寻找父亲周承明的患者。病人多的时候,“院子里,房檐下,到处支着帐篷”,用来接纳病人。病人大多穷困,周承明不仅为他们免费治疗,甚至还要管吃管住。病人的渴望和父亲的大爱,都在他心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他决心也要像父亲一样,以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修身立业,造福患者。

从湖北中医学院毕业后,周祖山进入到洪湖市中医医院工作。洪湖市中医医院系周承明倡导发起并一手创建,以治疗类风湿关节炎为主。在这里,周祖山从普通医生做起,一步一个脚印。白天治病,晚上则在实验室里潜心研究,几乎将全部时间投入了医术的钻研和实践中。在他看来,“医乃仁术,掌性命安危,必须精诚,必须创新,否则,何以安身?何以立命?”

在对父亲医术的传承中,周祖山则开启了更为深度的革新——将雷公藤的毒副作用降到最低,并使雷公藤疗法实现了由定性向定量的质的转变。“周氏综合疗法”也因此成为应用广泛的类风湿关节炎和强脊炎“奇方”。

周祖山不仅将“周氏综合疗法”推上了全新高度,而且主持研发了周氏关节止痛膏、活血壮筋片、清热通痹片、归耳补血丸、养阴通络糖浆等新制剂产品,其中两项课题获湖北省卫生厅科技进步二等奖。编著了《类风湿关节炎诊疗常规》、《类风湿关节炎与强直性脊柱炎》等多部专著,被权威专家点评为“达到了类风湿关节炎研究领先水平”。

“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接过父亲接力棒的周祖山成了洪湖岸边更为响亮的“中医名片”。2000年在北京召开的国际风湿病学术研讨会上,著名中医专家路志正听完其报告后,钦佩之余,不禁感慨泼墨——“德艺双馨胜乃翁”。

2015年3月,周祖山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15年9月,周祖山被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授予首批专科专病建设管理先进个人荣誉称号;2015年11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文,周祖山工作室入选2015年全国基层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建设项目……在攻克类风湿疾病的专业道路上,周祖山凭着精湛的医术,彰显了一名大医的不凡风华。

大象无形

“风湿患者何处去?洪湖岸边有名医。”如今的洪湖市中医医院,是全国类风湿关节炎治疗中心,亦是一所集医疗、科研、教学、康复为一体的综合性三级甲等中医医院。全国卫生系统先进集体、全国百姓放心医院、湖北省示范中医院、湖北省首批通过“国评”的县市级三级甲等中医医院……它的身上,是满满的荣光,更是满满的口碑。

然而,时光倒回2000年,尽管“周氏综合疗法”对行业影响深远,但大众知名度还很有限。这一年,周祖山接过了院长的重担。

一场新的挑战开始了——周祖山要用一双触摸患者的双手,开始对一个地方县市小医院的全新治理。而他的梦想,却又超出了无数人的“眼界”——将洪湖市中医医院打造成全国性的类风湿专科名牌,让普通的类风湿病患者在这里抓得起药,治得好病。

他首先将院长办公室一分为二,一边用于处理公务,一边用于接诊患者。“我们是医院,治病为王。我是医生,治病是本。”他也由此成了全国医院院长中的“特例”——将办公室当诊室,十余年如一日。除了出差和开会,他几乎没有一天不坐诊。

图片

医有医格,院有院魂。在周祖山看来,当类风湿关节炎、强脊炎等疾病被喻为“不死的癌症”,无数人因为高昂的医药费用而被大医院拒之门外,恰恰是洪湖市中医医院大显身手的时候。基于此,周祖山提出了“传承中医文化,服务大众健康”的立院宗旨,致力于为普通大众病人提供“简、便、验、廉”的中医药服务。“这是我们的承诺,也是我们的使命。”

当所有人担心医院效益不好的时候,周祖山反而最不看重效益。没钱的患者,甚至免费“义诊”。这看似不可思议的“悖论”,实则浸透了卓越的经营智慧和管理才华。他还从患者角度出发,实行“阳光用药”,严禁医生乱开方、开大方,严控药占比、次均费,切实减轻患者的费用负担,从而“让更多地风湿病患者看得起病,拿得起药,最终摆脱疾病的困扰”。

于是,在他的严格管理、亲自接诊和“名医效益”下,“疗效好、价格低、服务优”的口碑不胫而走,全国各地的患者络绎而来。医院的发展,一举迈上了“快车道”。

面对越来越多的患者,周祖山开始更为大刀阔斧地改革。对外,他树品牌,增强医疗服务透明度,让患者“明明白白康复,安安心心回家,开开心心传播”。对内,他建机制,引人才,打破“大锅饭”,实行竞争上岗,充分激发医护人员的工作活力。一股刻苦专研医术、视病人为亲人的医院作风,变成了“常态”。

对自己,他则更加苛刻。面对千里迢迢慕名而来的患者,他坚持“不看完最后一个病人绝不下班”。他早7时就赶到医院,晚上则常在住院部呆到10时后。同事们几乎都知道他晚上查房的习惯,“先坐电梯到顶层,然后走楼梯一层层下来,每个病房都要走到”。柔和的灯光照过他的背影,是无数患者和同事心中最温暖的记忆。

痴心不改,一路铿锵。在周祖山的引领下,洪湖市中医医院风湿病科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认为重点专科,影响力辐射至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和港、澳、台及美国、日本、丹麦、印尼等国家,数以百万计的患者在此重获健康。医院的“两个效益”,每年都有稳步提高,崛起为名副其实的“行业标杆”。其独特的发展模式被称为“三名模式”——“以名医创名科,以名科创名院”,受到了业界的高度评价和效仿,媒体誉之为“周祖山现象”。

大义天下

2015年11月,第七届国际中医风湿病学术大会在南昌召开。会上,周祖山当选为世界中医药学会风湿病委员会常务理事,并被授予“2015年度中华中医药学会风湿病分会优秀工作者”荣誉称号。

从医数十年,周祖山斩获荣誉无数,但这一次,他显得格外珍惜。

这些年,洪湖市中医医院在同行中可谓一路高歌——投资近6000万的现代化门诊综合大楼落成,湖北省最大的医院制剂生产基地投产,占地500亩的雷公藤种植基地建成……在类风湿治疗领域,周祖山引领着洪湖市中医医院,一骑绝尘,名至实归。

然而,周祖山并未就此满足。他坦言:“现在,大健康已经纳入国家战略,中医药也开始回归健康的主流阵地,并将走向全球,成为国际医药的新代言。这是一个大时代,我们没有理由不承担更大的责任,做出更大的贡献。”

类风湿关节炎属于世界性疑难病症。据世界关节炎基金会统计,全球类风湿关节炎发病率高达3%—5%,群体数量庞大,患者病痛感强烈,治疗难度较高,这成为周祖山攀登不止的动力。

周祖山的战略,一是率领洪湖市中医医院,向类风湿病的预防、治疗、保健全产业链进军,在“治未病”领域,实现新的突破;一是将“周氏综合疗法”推向国际,将洪湖市中医医院打造成世界一流名院,在全球化的舞台上贡献力量。他的梦想,也变得更加掷地有声:“愿天下人,都能免除类风湿疾患的痛苦。”

梦想的背后,是周祖山强大的责任和使命,更是一名大医的本色使然。“医者义为先,做医生,医术是本,医德是根。唯有心中有天下,方能为天下人所用。”

在很多人眼里,既然是“祖传秘方”,就不会外传。可为了让更多的患者能得到及时治疗,周祖山通过中国中西医学会无偿地把自家的研究成果向社会推广,条件只有一个——心术要正,济危解困。“秘方”早已成“义方”。

图片

“父亲从医时,每年都要抽出时间,到一些偏远的山区、贫困地,救助无力治病的类风湿病患者。我也给自己定下一个规矩,无论医院的事务多忙,每年必须在全国范围内选择一位最贫困最偏远地区的病人进行义诊。”

为此,他曾驱车千里,从洪湖到北京通州,只为给一名类风湿关节炎患者送上药品。“义诊”,不仅是周祖山的坚守,更是全院医护人员的风范。

2004年9月19日,周祖山正在广东揭阳一位叫林海生的患者家里义诊时,突然接到了母亲去世的消息。那一瞬间,他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就在一天前,妻子已经来电告知母亲病重,可为了完成“义诊”,他坚持着没有立即返回。没想到,和母亲的“最后一面”,竟成了永远的遗憾。

2015年10月,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获诺贝尔医学奖。消息传出,有朋友给周祖山打来电话,玩笑说:“你的雷公藤制剂,什么时候也获诺贝尔医学奖?”周祖山笑笑,没有回答,一个声音,却在他的心中越发嘹亮——中医的崛起,势不可挡……

但周祖山又非常清楚,健康危机依旧是困扰着无数国人,而很多医疗机构的商业化操作,又让这种危机成为无数百姓的心头之痛。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医者,周祖山唯愿用更多的行动,去帮助更多人,影响更多人。而身后的光环,早已视若泡影,并不重要。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在周祖山的笔记本里,曾抄录这样一句格言。当很多人在为周祖山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卓越的管理而“点赞”时,周祖山的思绪,已滑向更悠远的历史深处。那里,是中医文化的智慧之根,更是一代又一代中国大医奋斗不息的力量源泉。

来源:湖北品牌网

(编辑:张文馨)